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国内机票  |  国际机票  |  酒店订房  |  新闻资讯  |  我要出国  |  景点查询  |  旅游线路  |  机票比价  |  目的地指南
  天气预报 旅游地图  旅游宝典  国家地理  出国万事通 美食天下  户外活动  |  公交查询  火车票查询 长途车查询

 

网站首页>>我要出国>>移民生活>>
   

意国他乡手记

   
2005-12-29 12:05:00   
7月6日 周三 蓝天白云

  终于开始写日记了。来了已经一周,每天晚上回到屋里都累得拿不起笔来,只剩下躺着睡觉的力气。意识模糊之前总要痛下决心:明天一定要记几行日记,不然凭我这糟糕的记性是不可能把半年发生的事情保存下来的。不过从现在的形势看日记已经基本上变成周记了,也许是初来乍到比较手忙脚乱,希望以后能有更多时间复习一下汉字。

  这些天来多少对比萨城、比萨的学校还有比萨人有了些了解。比萨是意大利西海岸的一座古老小城,邻海但不临海。不过据说在很久以前这里是有海岸的,只是由于Arno河的终年淤积海岸线向后退了几十公里。所以到了夏天比萨人只能倾城而出,驱车到旁边的Livorno把全身晒得乌黑发亮,据说那时比萨就会变成一座空城。

  我所认识的比萨最南边是机场,最北边到斜塔,骑车贯穿南北只要半小时足够了,东西的范围也差不多,这样算来比清华也大不了多少。据我观察,除西边外比萨三面环山,山看起来很近也很清晰。这里的天气还是很舒服的,也许是在北京呆惯的原因,走到哪里都会觉得天气很好。夏天的几个月份都是晴空万里,云很白且有立体感。白天阳光非常强烈,但气温并不很高;到了晚上就变得非常凉快,睡觉时甚至要盖一条薄被。不知道冬天的气候怎么样,会不会下雪,但我想无论如何总不会比北京的冬天更恶劣吧。这里的朋友说国人初来时都是金刚不坏之身,免疫系统对付本地的细菌轻松愉快、游刃有余,在这安逸的环境里呆久了就会逐渐腐化堕落,一旦回国必然大病一场。但愿半年后我不要遭此厄运。

  比萨的街道窄而弯曲,刚来时还有些晕头转向,不辨南北,后来才发觉其实道路的布局也是网格状的,从一个地方仅凭方向就可以摸到另一处,一般不会迷路。与北京的街道相比基本上就是一张崭新的铁丝网变成了破渔网,而且还是小号的。街道两旁的建筑非常古旧,很难找到五层以上的房子。屋子通常装有木制的百叶窗,门口装饰有石柱,多为科林斯式和爱奥尼式的。这里最繁华的一条街叫做“中街”,是我每天的必经之路。其实路很窄,几乎没有清华的主干道宽,路两旁无非是些店铺、银行之类,商业并不发达。在中街和Arno河的交叉点有一个集市,比萨人经常把自家的陈年破烂儿拿到这里展览。

  先写到这里吧,因为图书馆就要关门了。

  7月7日 周四 还是蓝天白云

  比萨的交通状况并不很好,路面又窄又破。这里的汽车开得很快,还有很多摩托车。不过机动车遇到行人过街都会减速甚至停下来,这点比国内要文明得多。全城也就三四个红绿灯,开始时我还装作文明人遵守交通规则,直等到绿灯时才过马路,后来发觉交通灯对意大利人形同虚设,我也就跟着入乡随俗了。

  下面说说比萨的教育。比萨是意大利的教育中心,全城十万人中有四万是学生,这里的经济也主要靠学生的消费和房租支撑。这里有全国著名的三所大学:比萨高师(Scuola Normale Superiore)、圣安娜学校(Scuola Superiore Sant'Anna)和比萨大学(University of Pisa)。比萨高师的具体名字记不清了,只记得中间有一个Normale,这里不是“师范”的意思,而是“模范”或“规范”之意,与中国的概念很不一样。据说这是一所全国最著名的学校,每年只招很少的学生。它的图书馆自称是全欧洲最古老最全面的之一,据说里面可以找到一千年以前的书籍。我从外面看这个图书馆并不很大,难道他们只收藏千年以前的古董?那倒不如叫做博物馆好了。

  圣安娜就是现在我混迹的这个地方了,同样是一所小而著名的学校,也就是两个院子几间瓦房,还不如国内好一点的中学大,据说从前是一个叫做圣安娜的修道院。修道院这东西以前只在《悲惨世界》里有所耳闻,没想到如今竟会置身于此,不仅大摇大摆,而且大吃大喝。这里老师多而学生少,教授必须是在该领域数一数二的人物。学校包办学生的一切吃喝拉撒睡,这也是他们自认为比别处高级的一个方面。此外,网络和图书馆也是免费开放的。比萨市对该校的学生提供很多优惠和便利,银行的许多手续费都是免收的。我们幸运地得到了一张圣安娜的学生证,可以大模大样地坐在一群德国人、波兰人、黎巴嫩人、菲律宾人和秘鲁人中间,享受一杯又一杯不限量供应的牛奶。

  最后是比萨大学,这是一所四五万人的庞大学校,与刚才那两个精英学校很不相同。它没有固定的校区,院系和教室分布在城里的各个角落,最著名的是物理数学等专业,有一个Fermi实验室,因为他曾就读于比萨。比萨高师依托比萨大学运作,它的本科生是在比萨大学里面上课的。

  7月17日 周日 一周都是晴空万里

  本以为来到这“穷乡僻壤”会挨饿,没想到过了半个多月,反而吃得红光满面,胃口大开。虽然无法摆脱长久以来的心理阴影,仍然不敢上秤,正视那指示体重的刻度,但是仅从食欲和食量来看,已经有了奇迹般的飞跃。其实这里的食物也没什么特别,就是些牛啊、鱼啊、猪啊、鸡啊,蔬菜水果啊,传说中的意大利面条啊,和之前耳闻的意大利人民的悲惨生活没什么两样。但也许是离我天朝上国日久,不仅对书籍、对美女、对盗版电影,甚至对食品的审美观点也大为下降,以致现在这种感觉迟钝、麻木不仁的状态。

  下面再把这里物质之匮乏、人民生活水平之低下说得详细一点。早餐的话就是面包了,还好都是热的,口味品种也不少,还有麦片。喝的有冷热牛奶、咖啡、可可、果汁,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不知所云的东西。午餐和晚餐内容基本相同,分为两道菜——其实就是实在变不出什么花样了,只好穷折腾——第一道是主食,就是各式各样的意大利面条,有的确实是面条,但大多数是所谓通心粉,与面条相比除形状以外并无本质区别,辅以番茄酱或奶酪粉或海鲜调料,足以令愚昧无知的意大利人觉得千变万化,眼花缭乱;第二道是肉类和蔬菜。肉里面最好的是牛肉、鱼肉,其次是猪肉和鸡肉,做好以后一律是又大又肥的一片,远远望去根本无法分辨它们生前曾经用几条腿走路。味道的话绝谈不上好吃,不过相当过瘾,仿佛体会到了祖先们原始野蛮的生活。我终于见识了骇人听闻的生肉,无论是那种半生不熟挂着血丝的,还是那种直接从生灵身上割下,尚存体温的。饥不择食的时候也只得茹毛饮血了,咽下肚里倒觉得还算鲜美。蔬菜一律也是生的,一般就是西红柿、胡萝卜和一种除了苦以外什么味道也没有的salad,偶尔也会有薯条供应。之后是水果,种类还不少,常见的有香蕉、苹果、桃子、梨、猕猴桃等等。我已经熟练掌握了一种用刀叉吃猕猴桃的方法,不会让满手满脸都是绿色液体,这绝招是从一个菲律宾人那里学来的。水果之后是牛奶、酸奶、啤酒和红酒,我当然只停留在吃奶的水平了。以上种种这些都是不限量供应的,只要你脸皮够厚,大可在面前堆满任意高的盘子。

  在这些垃圾食品当中值得一提的是奶酪,这东西我以前只在猫和老鼠里面以及游牧民族后裔赵帆那里听说过,一直非常好奇,不想这回真的成了生活中的重要部分、每日必须面对的挑战。我之所以选择面对而不逃避,那是因为以前有人告诉我吃这东西可以长胖,于是我就像一个久病不愈的人,见到一个偏方就当作灵丹妙药,真的身体力行起来。奶酪这东西初尝味道有些古怪,但是吃得多了就渐渐学会苦中作乐,自以为那是一种美味了。有人警告我说奶酪吃多了脸上会长包,可是我即便不吃也长,因此也就应该有了一种免疫吧?但愿我的辛苦不会白费。

  7月24日 周日 晴天

  (续上)

  中国人对于不限量的东西总有特别的偏好。吃自助餐的时候总以为那吃的不是自己的钱,于是便可以放开胃口,毫无心理负担。因此,Sant' Anna的餐厅大概是最适合中国人的地方。张鋆刚到这里时正赶上长牙,白天痛不欲生,晚上彻夜难眠,吃饭的时候更是严重影响发挥。但即便如此,他每顿的饭量仍是我的二倍,从未辜负这免费的午餐。牛奶自然是要喝双份的;主食除了面条以外一般还要再来一盘米饭;肉菜则经常实在难以取舍,谁说鱼和牛排不可兼得?每天看着他那稚嫩的牙齿超负荷运转,实在佩服他的敬业。当然,这样杰出的人才不只我一人景仰,没多久食堂的墙上就贴出了一张告示,说是牛奶一次只能拿一个云云。对于群众的这些赞美,张鋆总是谦虚地一笑置之,丝毫不曾因此而有所懈怠。

  食堂除了一日三餐外,还是我们重要的淡水来源。比萨的水质很硬,自来水管里的水不能直接饮用,烧开之后更是悬浮着一层美丽的碳酸钙结晶,使人不忍破坏这自然的杰作。因此当地人都到超市里买水喝,但这对于身无分文的我们实在是不小的负担。幸而学校的餐厅提供免费的饮用水,于是每到饭后,我就若无其事地环顾四周,待到人烟稀少之时,便可慢慢踱到饮水机旁,果断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大号矿泉水瓶,心中默数十下,里面就会神奇地贮满生命之泉。有时刚刚迂回到半路,猛然撞见一个印尼人或是菲律宾人,怀揣同样的装备,大家便相视一笑,谦让地说:“你先,你先……”

  吃饭也是一种考验。走进食堂就像进了联合国,必须和各国代表谈判周旋。其实欧洲人的英语也不比我们强多少,“her wife”之类的也是脱口而出,急中生智时也会手舞足蹈。但这并不影响我们操着各自的二把刀英语大谈伦敦的连环鞭炮,食堂里处处是刀光剑影。我现在已经可以泰然自若地面对各国列强,用彼此莫名其妙的英语互相打岔。

  10月1日 周六 这种天气不出去玩蠢到家了

  时隔一个多月,又把笔捡起来了。倒不是自己突然变勤快了,只是因为主编大人实在催得太紧,每天像逼债一样要稿子。眼看到了月底,我家中又没有喜儿能拿来抵债,只好硬着头皮凑个百十来字姑且敷衍一下。

  我从小喜欢动物,比萨与其说是动物的天堂,不如说是我的天堂。芸芸众生之中我的最爱要数狗了。比萨的狗和人的数量差不多,狗是家中不可缺少的成员。年轻人即使不生孩子也要养狗,因此人口普查时如果把狗也统计在内政府就不会因人口逐年锐减而头疼了。狗多起来后,对人的态度也就有所改变。狗和人之间的联系不过是一根皮带,凭什么走在后面的那一个就是主人呢?因此大街小巷的狗都是挺胸抬头,昂首阔步,自以为是在牵着主人散步,自以为这里是它们的城市。有的狗遇到十分重要的情况会突然停下来---比如要在某个墙角小便或是闻一闻别人的小便---在这种事关家国荣辱的时刻任凭主人怎样生拉硬拽,狗都会坚持原则,寸步不移,而且表情无比愤满和无奈:“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宠物?”所谓林子大了什么狗都有,以前只能在狗市上隔着笼子观望的品种这里随处可见。而且八成以上是大型犬,就是那种小孩累了可以骑着当马,大人饿了可以宰了吃肉的类型。因此无论从观赏性还是实用角度来看,都比北京街头那些当板凳太矮、做枕头嫌硬的哈巴狗要讨人喜爱的多。讨人,至少是讨我喜爱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不仅能够视觉欣赏,而且可以触觉交流。每天傍晚一到,学校门前的草地上就喧闹起来,来自五湖四海的狗们牵着自家的主人云集于此,畅所欲言。我只要有空儿就不会错过这样的盛会,与八方宾朋促膝交谈。有些性格豪爽的见了我会直扑过来,热情得有些吓人,湿漉漉的鼻子和更加湿漉漉的舌头尽情表达着对我的关心和兴趣,让我不禁疑心是不是我身上的骨头太多,比较合它的胃口。

  狗的增加并没有使它的宿敌减少,猫也是小城的主要居民。猫的社会阶级分明,而且斗争残酷激烈。许多野猫只有半条尾巴,那都是祸出朋党之乱、帮派之争。Sant' Anna学校原先是个修道院,黑猫自然是这里不可缺少的精灵。它们可以躺在图书馆门口晒太阳,过往行人无不毕恭毕敬,绕道而行。猫的动作从来都是从容不迫,心平气和,丝毫看不出一般野兽的小心谨慎。猫看人的眼神与其说是懒散不如称为轻蔑,似乎早已厌倦了人们的熙熙攘攘,碌碌无为。到了晚上,黑猫更是成为了夜的主人,让我怀疑修道院真的赋予了它们灵魂。

  如果猫、狗是陆军的话,那么鸽子就是空军了。说它们是空军一点儿不过分,因为走在街上要时刻小心空袭。陆军们的主要威胁在于地雷,只要你足够小心,尚可躲过一劫;可这来自头顶的天灾实在是防不胜防。我去学校的必经之路有一条小胡同,两侧的墙头就是敌人的基地,脚下的路面弹痕累累,触目惊心。我每日到此都要提心吊胆,只听头顶一阵呼啸而过,我就魂飞魄散,抱头鼠窜。幸而至今尚未中弹,简直是个奇迹。鸽子的数目已经多到对人构成了威胁,经常能看到露天餐馆里鸽子和人抢食,侍者不得不挥舞着木棍来保护食客的权利。即使如此,仍有一些姑息养奸之人热衷于喂鸽子,养得它们个个大腹便便、心宽体胖,跳上餐桌丝毫不比北京烤鸭逊色。意大利人的懒是出了名的,鸽子也不例外。它们经常茶余饭后在公路上大摇大摆,旁若无人,遇到汽车也懒得飞走,至多快跑两步。过分自信的后果就是经常能看见鸽子横尸当街。

  另一个来自空中的威胁是蚊子。本以为欧洲没有这么恐怖的生物,没想到意大利才是邪恶的轴心。这里的蚊子体形与中国的区别不大,只是民风更加彪悍。与人交往的策略也没有那么多迂回婉转,基本都是直入正题,且挥之不去。到了十月份依然个个活力四射,丝毫未见颓势。估计到我走时仍会保持一片欣欣向荣,只是不知到了那一天它们会不会怀念我这中国风味,也许已经不习惯再吃西餐了吧。

 
本站推荐:广州机票 机票查询 机票预订 广州飞机票 广州特价机票 广州打折机票 广州订房 广州酒店 广州机票查询 广州机票预订  版权所有 © 商旅在线 | 制作维护 云行工作室  
代理加盟/广告服务联系:QQ 597004688 
-